全国免费服务热线:0594-8665788
当前位置: 坝下红木网 > 藏家故事 >

锦瑟华年:一场空前绝后的狂欢盛宴

2016-04-06 14:07:01 来源:仙作网  整理:坝下工艺网 浏览: 热门标签:

 
封面5-1
封面5-3

  人物名片

  安思远(Robert·Hatfield·Ellsworth),生于1929年,2014年8月3日辞世。是美国及整个西方艺术界公认的最具眼光和品位的古董商兼收藏家,有“中国古董教父”之称,因其在明式家具研究上的贡献,又被称为“明朝之王”。安思远身故后,纽约佳士得根据其遗嘱举行“锦瑟华年—安思远私人珍藏”专场拍卖,将其大部分收藏拍卖散尽。

  专场名片

  锦瑟华年—安思远私人珍藏

  藏家:安思远

  拍卖公司:纽约佳士得

  拍卖时间:2015年3月17日-22日

  拍卖地点:纽约洛克菲勒中心

  成交额:约8.16亿元

  “这件拍品创下当晚的最高成交价实在令人感到有些意外,它从几十万开始起拍,直接被场内买家跳价到300万和500万。竞价过程中,来自中国的现场买家操着十分Chinese的English,诸如竞价的时候来一句‘hello!it‘s mine?’喜感十足。”

  2015年全世界收藏圈聚焦瞩目的“锦瑟华年—安思远私人珍藏”专场拍卖,虽已落幕半年,但谈起那场拍卖的疯狂,许多人仍记忆犹新。本文开篇那段话就是财经记者项立平对“明 十七世纪黄花梨圈椅”拍卖场景的回忆。而这样的对话和各种“挥金如土”的情形,在为期五天的安思远专场拍卖中比比皆是。

  明 十七世纪黄花梨圈椅(一套四张),成交价968.5万美元,约合人民币6038.9万元。

  明 十七世纪黄花梨圈椅(一套四张),成交价968.5万美元,约合人民币6038.9万元。

  一场拍卖行与买家的狂欢盛宴

  这是一场拍卖公司散尽安思远一生所藏的盛宴,也是全球买家为安思远散尽千金的五日狂欢。

  几乎所有的旁观者和现场狂欢者,在看到此起彼伏的高价时的反应是:“这买完以后要怎么转手?”

  项立平可能是最后一个采访到安思远的亚洲记者,也是这场狂欢的见证者和旁观者。“在预展现场,一对‘明十七世纪 黄花梨灯台’并没有引起我的太多留意,但在3月18日的家具日场上,它以3万美元起拍,130万美元落槌。当时我便调侃说,买家花了近一千万人民币,请它们回家体验一下当传奇大行家的感觉,但这个价格再要出手,恐怕要等到中国男足再次在世界杯出线了吧。”

  部分买家在狂欢之后“清醒”了过来。以285.3万美元的价格,拍下安思远生前最爱把玩的物件之一——“西汉 鎏金铜熊镇”的朱塞佩·埃斯肯纳齐(Giuseppe Eskenazi)在事后接受采访时说:“我有一只一模一样的熊,二十五年前,它曾经出版在我的图录里。但是并没有这么完美的镀金,也不像它那么金光闪闪。也许这两只熊中有某种关联,也许,我并不清楚。但是我为它深深着迷,并且为它付出了高价,一个远远高出它本身价值的价格。如果它现在拿出来拍卖,我只会给它当时一半的价格。”

  拍场预展现场,也是安思远故居内,举目四望皆是琳琅满目的珍藏,明式家具与西洋古董在安思远公寓里被完美结合

  拍场预展现场,也是安思远故居内,举目四望皆是琳琅满目的珍藏,明式家具与西洋古董在安思远公寓里被完美结合

  而说到这场专场的最高价拍品,项立平的评论是:“说实话,安思远旧藏的明式家具尽管都十分开门和整齐,但似乎并没有任何一件称得上是令人惊叹的绝世藏品。由于安思远在明代家具研究上的名气太大,现场的黄花梨都拍得不错。这四张圈椅的落槌价,恐怕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都无法被打破。拍卖后,买家浮出水面,应该是来自中国江苏的藏家朋友。有机会希望能当面问问他,为什么对这四把椅子如此情有独钟。”

  究竟是情有独钟,还是整体狂欢状态下影响判断力的冲动购买?或许买家自己也说不清楚。

  为偶像买单

  亦或,是名家专场的号召力,是买家们在为偶像买单?

  将部分名人的收藏品合并到一个专场中拍卖,从1980年“太仓仇氏抗希斋曾藏珍品”专场拍卖后,就是拍卖行惯用的手段。彼时,也是这场“举世瞩目、几乎吸引了所有全球重要媒体关注”的拍卖开启了名家专场的时代。之后每年都会有大大小小的“名家专场”出现。

  安思远在欧洲及亚洲艺术品市场的地位和卓越贡献,本刊曾在2015年5月刊做过专题报道,本文不再赘述。但就如中国美术史学者曹星原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提到的:“中国藏家奔到纽约有他的道理。藏家有个习惯,喜欢渊源有序、传承有序的藏品。经过谁的手,在哪儿出版过,在哪儿出现过,哪张照片的背景出现了这件作品。这就能说明它的传承,它的真假,它的身份。”

  佳士得的“大招”

  但,只要是名家就行了吗?同样是2015年3月17日,纽约苏富比坂本五郎专场上拍,但几乎所有媒体的注意力都在佳士得安思远专场上。要比名气,欧洲人誉为“小拿破仑”、日本现今最具影响的古董商号“不言堂”的创始人的坂本五郎可不是什么籍籍无名之辈,他在欧洲拍场上,屡次缔造了中国瓷器的拍卖纪录。

  因此,在名气之外,就如一位资深古玩行家所说:“一场安思远拍卖颠覆了所有人对古董的看法和观念。这是一次高级、聪明、精致、准确的营销手段的胜利。”

拍场预展现场,也是安思远故居内,举目四望皆是琳琅满目的珍藏,明式家具与西洋古董在安思远公寓里被完美结合

  拍场预展现场,也是安思远故居内,举目四望皆是琳琅满目的珍藏,明式家具与西洋古董在安思远公寓里被完美结合

  2014年,纽约佳士得在获得2000多件安思远珍藏艺术品的拍卖授权后,同年9月宣布将于2015年3月纽约亚洲艺术周期间举办公众展览,并特别呈献为期5 天的系列现场拍卖及网上拍卖。

  精选拍品全球巡展也在2014年11 月21 日香港首站启幕,之后巡回至亚洲其它城市及欧洲展出。媒体对此的描述是:“集中展现了融汇其毕生心血的收藏精品,洋洋大观”“专家公认这是当今最重要的中国、日本、印度、喜马拉雅及东南亚雕塑、绘画、家具及工艺品收藏。”

  另外,预展现场成功还原成了安思远的传奇公寓,这一手为众人所称道。琳琅满目的珍品汇聚于生活场景之内的震撼,远胜于规规矩矩、放着标签、展品被隔离于安全线之内的普通展览。人们仿佛可以看到安思远与这些艺术品的朝夕相对,看到他坐在书桌之前,把玩鎏金铜熊镇的场景。如此一来,这些艺术品从冷冰冰的拍品变为一代传奇大家的“心爱之物”。

  这一系列攻势的效果十分显著。一时间,安思远的名字成为了圈内时尚的代名词,拍卖还未开始,就让人心向往之。

  媒体方面,用项立平的话说就是:“包括本人在内的诸多业内人士有意无意的为安思远专场宣传造势,其中绝大部分人还都是自费掏了机票酒店费自愿为佳士得市场部打工。”

  而买家方面,“来自世界各地竞拍者和观摩者将不大的拍卖室挤得满满当当,很多绅士小姐们也顾不得平日的风度直接坐在楼梯台阶上。”理由可以是“为了偶像的心爱之物”,也可以是“见证一场世纪大拍”。

  于是乎,纽约亚洲艺术周仿佛成了安思远专拍的“单人秀”。

  我们该从这场拍卖中学到什么?  果然,这次拍卖不负众望,甚至可以说,成绩漂亮到让所有人惊讶。高达131,660,188美元(约合人民币8.16亿元)的六大专场总成交额、刷新四项世界拍卖纪录、多个白手套,这些“丰功伟绩”都让人们津津乐道。而对于这样的一场拍卖,除了作为谈资,对我们更多的意义是学习和思索。  今年秋拍,也有一些拍卖公司拿到了安思远的玉器,但热度和成绩都不可同日而语。显然,是佳士得拿到一手好牌,也打得一手好牌。

  正如一位资深拍卖人所说,“相比较佳士得这样的拥有百年历史的国际大拍卖行,国内绝大部分艺术品拍卖行的理念落后岂在十年?”“国内的这些同行们如果继续停留在摩托罗拉肥皂型电话时代的思维之上,恐怕在后苹果时代的商业模式竞争下,连吃口饭的机会都没有!”

  再者,名家专场虽好,但更重要的是拍品品质。名家的光环的确会给拍品造成一定的附加值,但这附加值需得在合理的范围内。否则离开了名家专场后的拍品,价值与价格背离的情况会变得日益明显,由此产生大量的泡沫,会让一些普通的藏品价格变得高不可攀。

  还有那句被佳士得反复念叨的广告语、安思远生前名言——“如果你无意于一件藏品朝夕相对,就不要去收藏它。”的确值得中国藏家们好好想想,究竟只是为了买进卖出,还是真的作为一个“藏”家?

特别声明:

1、本网除部分特别声明禁止转载的专稿外的其他文章 可以自由转载,但请务必注明出处坝下工艺网(http://www.baxia.com.cn)和原始作者。文章版权归文章原始作者所有。

2、对于被本站转载文章的个人和网站,我们深表谢意 。如果本站转载的文章有内容、版权及其它问题,请即与本站联系,我们将尽快予以更正或删除。

3、本站转载文章及论坛发帖,仅代表原作者观点和立 场,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立场,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图片链接

更多>>
在王世襄先生丰富广博的收藏品中,最为重要、数量也最多的品项,是明式家具。在近半个......[详情]
安思远(Robert·Hatfield·Ellsworth),生于1929年,2014年8月3日辞世。是美国及整个......[详情]
“一个人如连玩都玩不好,还可能把工作干好吗?”这是“京城第一玩家”王世襄的名言。......[详情]
中新网1月7日电据台湾《联合报》报道,台湾一对夫妇吴朝荣与王惠慧收藏有600余件老家......[详情]
 收藏活动是完全建立在自己兴趣获得满足的基础之上的文化享受和精神愉悦活动,而这种......[详情]
何秦,湖南人,从艺二十余年。每件透着灵性的根雕作品,无不散发着神韵,有久经苍桑的......[详情]
随着我国经济的不断发展,“盛世收藏”已成为当下一道为人瞩目的社会人文景观。 ......[详情]
田家青,三十多年来致力于中国文物和文化的研究。作为学者,其最大的贡献是开创了清代......[详情]